全球房价最难负担城市_全球房价最难负担城市有哪些

  全球房价最难负担城市有哪些?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自2000年以来,香港在“2017年国际房价负担能力”榜单上年年稳坐第一。当地房价属于“极度负担不起”之列。

  根据美国城市规划咨询机构Demographia的这份报告,香港的房价负担能力过去两年进一步恶化,从2016年的18.1倍升至19.4倍,如今处于空前高位。

  该指标用于衡量住宅价格的负担能力,是以一个城市的房价中位数除以家庭全年入息中位数计算,数值越大负担能力越差。

  这意味着,香港家庭要不吃不喝19.4年才能买得起住宅。

  报告引用香港中文大学的数据显示,以一个面积为39.9平方米的住宅计算,香港2002年的房价收入比为4.6倍,到2015年已大幅升至15.7倍。

  紧随其后的是澳大利亚悉尼和加拿大温哥华,指标度数分别为12.9倍和12.6倍。加州圣荷西(San Jose)位列第四,读数10.3倍。其余城市读数均为个位数。

全球房价最难负担城市 香港连续八年位居第一剧照

  这项调查覆盖九个国家,分别为澳洲、加拿大、中国、爱尔兰、日本、新西兰、新加坡、英国及美国共计293个城市的楼价。香港是调查中唯一的中国城市。

  报告显示,房屋负担压力最大的28个城市包括覆盖的所有5个澳大利亚城市,一座新西兰城市,以及中国香港。13个城市在美国,6个在英国,还有两个在加拿大。房价负担压力最小的10个城市全都在美国。

  从国家来看,美国房地产市场给到人们的压力是最小的,其次是日本,然后分别是加拿大、英国。新加坡和爱尔兰处于中间位。 中国、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楼市压力最重。

  “贫富分化”

  报告还观察到一个现象:最贫穷的那25%的家庭房价负担能力指标中位数是5.5,而最富有的25%家庭同一指标读数下降到了4.5。简单地说,相比于穷人,富人承担的房价压力变轻了。

  而且,这种贫富差异在那些榜单上靠前的大城市更加明显。比如在伦敦,穷人家庭房价负担能力指标中位数是10.3,而富人读数则是7.8。

  报告并未深究这种现象背后的具体原因。

 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,咨询公司凯捷(Capgemini)去年9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,有钱人越来越有钱。在股市、楼市助推之下,富人们的财富增长去年在加快。即使在富豪群体当中,收入不平等现象也在加剧。

  香港楼市前景

  由于供应紧张、需求持续攀升等因素影响,香港住宅价格从2009年以来连年上涨。在刚过去的2017年,香港楼市实现14.37%的涨幅。

  由于楼市和股市带动地价收入和印花税收入猛增,香港政府去年的财政盈余大超预期。香港财政司本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1月底,港府综合盈余为572亿元,大大超出此前预期的163亿元。

  路透社文章称,尽管今年香港很可能跟随美国加息,但依然挡不住楼市上升势头。最近政府招标出售的住宅土地也一再刷新地王纪录,反映出开发商依然看好后市。

  瑞士信贷分析师Susanna Leung却认为,香港楼市2017年已经出现增速放缓迹象,正冷却下来。他预计,由于利率上升和住房库存增加,预计今年香港房价仅会上涨3%,不会像2017年那样出现两位数增速。

  不过,香港的豪宅可能依然“牛气冲天”,或者说,富人们豪掷数亿购买住宅的需求短期内不大可能降低。

  过去数月,香港楼王记录一再被刷新。去年10月1日,香港《星岛日报》称恒基兆业地产旗下的西半山天汇一栋约438平方米的顶楼复式豪宅以5.22亿港元总价被出售,约合每平方英尺10.5万港元(约96.02万元/平方米),刷新了2016年11月亚洲复式豪宅10.48万港元/平方英尺的记录。

  不足两个月之后,这个记录就被刷新了。香港东网在11月22日曝出,一位未透露身份的买家本周一买下了聂歌信山道8号两套相邻公寓,合计出资逾11.6亿港元。其中一套公寓成交价为每平方英尺13.2万港元,约合每平方米120万元人民币,单位面积价格创出亚洲最高纪录。

  据香港南华早报、明报等多家媒体报道,土地注册登记资料显示,上述两个单位的登记买家同为LIN ZHONGMIN,由于买家名字为汉语拼音,媒体估计神秘买家来自内地。

 

  据香港中原地产数据,当前香港新售豪宅中,内地买家占销售金额的比例达31.2%,创5个季度新高,占宗数比例22.9%,反映内地资金持续流入香港豪宅市场,且集中于高价豪宅。

类别: 电影推荐 | 标签云:

喜欢这部电影的人也喜欢这些